金庸人物谱 之 枯木逢春的商氏 - 金庸人物谱 之 枯木逢春的商氏


              枯木逢春的商氏

  大雨下个不停,豆大的雨点劈里啪啦的不停打在商家堡的瓦片上,漆黑的夜
里,四周晃动的油灯下一老一少正在练习着刀法。年轻的二十出头,一身劲装,
英武的脸上满是汗水。年老的是位五十来岁的白发婆婆,身穿青布棉袄,下系黑
裙,脊梁微驼,两鬓全白,顶心的头发却是一片漆黑语声嘶哑,甚是难听。年轻
人狠狠一咬牙,在母亲不满的目光中左刀右掌欺身而上,两刀不停相碰,一气之
下年轻人劈出了十几刀,却都被年老妇人脸不红气不喘的轻松化解,年轻人气息
渐渐混乱,激斗中被老妇抓住破绽,一招童子拜佛,年轻人的金刀呛啷一声掉在
了地上。

  商老太沈着脸道:「你的呼吸总是难以调匀,进境如此之慢,何年何月才能
报得你爹爹的大仇?」

  年轻人正是商家堡的少主人商宝震,老妇则是昔日名震江湖的八卦刀商剑鸣
的遗孀。商老太见儿子不说话,死死的盯了他一会,语气平和的问道:「我看你
平日间总盯着那马老镖头的女儿看,莫不是有私情?你看看你这功夫越练倒是越
回去了,如此懈怠,何日能报你爹大仇啊?」。

  商宝震道:「娘,孩儿知道错了,但孩儿一见那马春花,就…,特别是她一
笑孩儿便魂都飞了……」,商老太金刀往地上一扔怒道:「别说了,这苗胡二贼
的武功,你此刻跟他们天差地远,但只要勤学苦练,每过得一日,你武功长一分,
这二贼却衰老了一分,终有一日,要将二贼在八卦刀下碎尸万段。」,商宝震从
小到大这话不知听了几千几万遍,小时倒也信以为真,以为天天练、日日练,终
有一日能手刃仇敌、名震江湖、不亦快哉!等到长到18岁后渐渐有了历练,才
知道母亲那完全是癡心妄想,父亲的八卦刀就算是三十年的内功修为,刀法纯熟
到极致,那也不是苗人凤胡一刀的对手,不过白白送死而已,但母亲已经被仇恨
淹没了一切,他也只能顺着母亲的意思天天把报仇挂在嘴上。

  商老太看出了儿子的口不对心,语气也缓和多了:「震儿,也许是娘错了。
娘为了报仇天天逼着你练武,以致你对外面的事一窍不通。那马春花只不过寻常
姿色,竟也迷的你神魂颠倒。但娘还是要告诉你,在报仇之前娘不许你娶亲,更
不许你与任何女子有瓜葛!你不要怪娘,要知道那两仇人不光武艺高强,而且江
湖上交友甚广,如果家里多出一个外人,难保我们的报仇之计泄露出去,娘年纪
已老倒无所谓,只是你难免年纪轻轻,尚未为商家留下香火就要落得个身首异处,
这一点我儿可要晓得!」,商宝震心中道:「从小到大都是练武练武,不许我出
去玩,不许交朋友,不许远游,如今我已长大,却连女子都不準交往,如此下去
活着还有甚意思?」,商老态看出儿子眼中的不满和怨恨,捺住性子道:「好了
好了,先去沐浴,半个时辰后来我房里练习内功。」

  商氏躺在温温的热水里,心中还在对儿子的事烦恼不已:「蠢儿,世间女子
都一样,好看也罢,丑陋也罢,除去皮囊都是一样的。那女子有什麽好?所谓英
雄气短、儿女情长,那女子只不过害你做不得英雄,空耗你精血而已!」,商老
太忽然想起一事,不由的更是烦闷上头:这些日子每到他屋子总能闻见一股说不
出来的男人味,商老太丧夫已久,心中早已忘却男女之事,此时却想起来儿子房
子的那股味道从何而来。

  「如此是好呢?癡儿如此只念女色,如此下去再练八十年也不是二贼对手啊?
得想个法子。」,商老太边想着事边用澡巾胡乱的在胸前擦着,嘴里不时蹦出几
个除了她自己没有任何人懂的字。「我也有啊!」「如此岂不形同禽兽?万万不
能啊!」「剑鸣,你在天之灵也会体会我的一片苦心吧!」

  ……

  「娘!」,商宝震穿着长衫进门做了一个揖。

  「学那劳什子婆婆妈妈做甚?脱了外衣上来练功!」商老太脸色依旧冷冰冰
的。

  商宝震除去长衫裤子,盘腿坐在了母亲对面,忽然他觉得今天有点不对劲:
母亲倒好像抹了香粉,身子的味道甚是好闻,而且好像里面没有束胸,隐隐约约
能看见两个点儿。

  「震儿,从今天开始教你商家内功心法的第八层,你把身子转过去。」待儿
子反身坐好,商老太悄悄将腰间紧缠的带子松开了一些,然后气运丹田,双掌慢
慢的抵在了儿子后背上,商宝震只觉得一股股热力慢慢的在进入体内。

  「记住,此时要灵台空明,否则会走火入魔、全身瘫痪!」,商宝震一听忙
将母亲的身体赶出脑外,按照小时就背熟的方法运气。半柱香过后,忽听后面母
亲唉呀一声,后背上的热力马上消失。「娘,你怎麽了?」,说话间商宝震已转
过头来,脑中暗道:「母亲难道是走火入魔了?」,忙边探母亲的鼻息边摇了几
下母亲的胳膊:「娘,娘,你怎麽了?」,鼻子还有热气,但这几下一拉,母亲
的小袄竟神奇的向两边划去,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肉。商宝震一见之下尘根就硬如
铁棒,除了偷偷买的春宫图外,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胸肉。但硬了一下后,
母亲二十年的积威让尘根又缩回了原形,双手哆嗦着将小袄合上盖住了那片白肉。

  商老太起初听到儿子混浊变重的气息有点怕,此刻见儿子又合上了她的小衣
又有点恨铁不成钢:「这事要是办不成,迟早他要找别的女人,万一蠢儿漏了大
事商家可就要灭门了!」,耳听得儿子在慢慢走开,商老太眼睛睁开一个小缝:
只见儿子走一步往后看一眼,还不停的吞口水。商老太暗叹一声:此子难有大作
为!

  事在人为吧!眼见儿子开门要走了,商老太『悠悠』的醒了过来:「啊!好
痛啊!」,商宝震忙摆出一张孝子脸又跑回来:「娘,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我
见你鼻间有热气,就準备去找医生来看呢!」,商老太『微弱』的喘着气道:
「不…妨,不…妨,震儿你坐到娘边上,商家前辈也有人练功时这样晕倒过,你
依娘的法儿一盏茶的功夫娘就好了。一掌抵在娘胸前,一掌抵在娘肚脐处,向左
划一百五个圈,再向右划一百五个圈,如此淤气就会散去。」,说罢自己解开了
小袄,白色的练功裤也脱了下来,商宝震不由又咽了下口水。商老太虽说五十来
岁了,头发周围也白了,但多年的练功使得胸前肚皮倒还算光滑,两只乳儿不算
大,此时正微微的垂下头,红黑的乳头看的商宝震心火大起。底下是一件到膝盖
上面一点的亵裤,一片纯白的布中微微凹陷,那里还有一小团黑影,下面则是白
生生的小腿儿。

  「楞着干吗?我是你娘,有甚麽为难的!」,商老太语气已变的正常,商宝
震丝毫不觉,喃喃道:「哦,孩儿知道了。」放在肚脐上的掌下去的时候商老太
的的亵裤与身体暂时脱离,商宝震眼尖已瞅到一团黑色的毛,尘根不听话的又硬
了,商老太多少年没碰过男人了,眼前虽说是自己的儿子,而且是自己为大事屈
小节设计的,但心中还是有点本能的混乱。开始『治病』了,母子两人都不说话
了,商宝震上面的手总是自觉不自觉的碰到母亲的乳头,他能感觉到有几次碰到
时母亲身子轻轻的抖动,下面的手就更难熬了,每次他都想顺着那亵裤将那摄毛
儿把玩一番。

  商老太知道儿子好色但又从小怕自己,不给他个话他是不敢动手的,但这话
儿可不好说啊,深思良久她叹了口气道:「震儿,你想什麽娘都知道!其实这天
下的女人都一样,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关了灯都是一样!不是娘狠心不让你与
女子交往,实在是那俩仇家太过厉害,稍有差池就是灭门之祸啊!你年纪尚轻,
那江湖上人心险恶,娘实在是不放心啊。这男女之事其实无甚乐趣(这是她和商
剑鸣行房的经验所得),不过世人传宗接代的手段而已。你看我和你爹,那时整
天行侠江湖、三山五岳寻师觅友切磋武艺,閑逛功夫便是苦练内外功夫。从你生
下后我夫妇二人便一年也难得行房一回,这些事为娘的本不便在儿子面前说,娘
是看你有陷入女色中不能自拔,这才冒着大不敬说出来,想来你爹也不会怪我的。
这男女之事我看还不如练习武功绝学来的有趣。娘今日冒着天打雷劈将这身子与
你,盼望我儿能体会娘的用心。」

  说完商老太便在儿子目瞪口呆中将自己剥的一丝不挂,她以为儿子对此事一
窍不通,还不忘教导一番,双手往下在毛丛中把两片阴唇往外扒开:「蠢儿,看
中间那个小孔便是,娘年岁已大,里面发干,你用点唾沫抹在那话儿头上轻轻放
进来试一试。」。商宝震听完已是放下了胆怯,準备着将『平生所学』好好施展
一番,他虽从未亲近过女子,但从走南闯北的货郎客孙三那可是看了不少的春宫
图,那些惟妙惟肖的画儿上男女千奇百怪的玩法早已烂熟于胸。

  商老太一把推开儿子凑过来的嘴:「这是作甚?娘不是教你了吗?往那洞里
放便是?」。这商氏和丈夫一样,一生只癡迷于武功,对这男女咂舌摸乳舔阴等
竟丝毫不知,只以为夫妻间便是男人将那话儿放进女人洞里逼着眼睛待弄出那精
儿来便了事。「娘,男女间好玩的法儿多的事,您听孩儿的便是,娘,先将您舌
儿伸出来让我吮一回!」,商老太一听只觉得胃里难受的紧,心中无名火起,啪
的一声,蠢儿脸上早中一记五指山:「说,从哪学的这些淫术?难怪你武艺不进
反退……」,商宝震委屈的一跺脚:「娘,这事可是你要孩儿做的,要做就放开
了做便是,算了,我找春花姑娘说会话去!」,商老太一听急了,这心里色急如
火的儿子现在去找马春花,若是那马姑娘不自重,难保不做出些瓜田李下的事儿
来,万一要是弄大了肚子,那百胜神拳的外号虽是吹牛,但马行空毕竟也是个江
湖上的有名人物,自己还能赖了这门亲事不成?商氏一急忙叫道:「蠢儿,你给
我回来!」,见儿子重新插好了门,商氏双眼一闭心道:「唉,事已至此,便由
得他胡作非为一回,待他出了一回精便知这男女之事不过如此,苦无乐趣了!」

  商宝震一见母亲同意了,三两下就重新脱光了衣服,挺着直楞楞的大话儿就
爬上了床。蠢儿鸡啄米般在脸上乱亲着,商氏木然的承受着,直到耳垂被吮吸才
放出声来,那声儿远不如平素怕人,竟有些儿抖:「蠢儿,莫要作弄了,娘心口
有些慌。」

    商宝震嘻嘻一笑,右手两根手指夹住了母亲的一个乳头,一边慢慢磨搓捏,
一边舌头顶开了母亲的牙齿,商氏不懂男女秘戏,只是任由儿子在自己嘴里上下
左右一阵乱搅。

  「娘,把舌儿伸出来。」,商氏呆呆的吐了个大半截红多白少的软肉出来,
商宝震忙一把含住,两片唇儿便是急火火一阵吸。商宝震只是按淫书淫画上学着
试了一招,此时尚未触及女阴便大感男女之事的乐趣。想不到从小到大怕惯了的、
甚少温和对他的母亲唾沫竟如此香甜,那滋味凉凉的、微微发甜,再一想到那是
生他的母亲的唾沫,味道就更加芬芳了。商氏不知儿子行这蠢事有何乐趣,她是
打小就知人的唾液是臭的这个道理,蠢儿莫不是疯了不成?

  臭臭的唾液竟吸的大喜过望!只是这乳头被蠢儿来回把玩,几十年打入冷宫
的下体竟有了些异样。她只是记得从前商剑鸣与她行房时连上衣都从未脱过,自
己的亵裤也只是扯到膝盖下,然后便爬上来草草放进去,一般都是上百回合左右
便放出精水后,夫妇俩唤使女舀水来洗一下身子便歇息。她不知商剑鸣身体虽强
壮,于男女之事不但几乎一窍不通,且天生行房功夫差,那话儿一碰到女阴很快
便会出精,京城里倒是有那胡僧药卖,但夫妇俩都不喜此道,也就得过且过了。
是以回回行房时商氏下阴刚刚有点甜头,上面的商剑鸣就已经偃旗息鼓、鸣金收
兵了。

  「蠢儿莫亲了、莫亲了,娘难受死了!!」,商氏又抖了一下,商剑鸣擡眼
看了一眼母亲,唇、舌、牙轮番上阵将母亲左边的乳头儿好一阵服侍,眼见那乳
头儿就慢慢的大了、硬了,母亲乳头硬了,蠢儿的话儿也更硬了,商剑鸣左右手
各抓住母亲的小小白乳儿,舌头左左右右、右右左左的在母亲乳头上转着圈,间
或轻轻咬两下。

  商氏活了五十三年,头回渴望着下体被男人那话入插入,牙齿紧咬着唇儿,
双手握紧了拳头,只为抵御心里那不该有的火儿。终于商氏无法再忍受了,用手
推着蠢儿的头,但不会真用功夫:「蠢儿,快些放进来吧,莫事没劲头的折磨娘
了!那是为娘屙尿之处,脏汙的很!如何舔得?」

    商宝震的舌头进了这男人最为欣赏之处如何肯舍得出来,唇儿含一会母亲湿
搭搭的两片小唇儿,舌儿扫一阵里面红通通的嫩肉、搅一阵温温热的圣水,玩的
好不快活。

  「娘,你这小鸡头儿真有趣,没来由竟大了起来。」商宝震不顾嘴脸上挂满
母亲的汁液,傻乎乎的用手指点了几下尖尖的阴蒂,商氏并不知自己下体那东西
是什麽,只是觉得蠢儿手指点一下自己的心就突一下。

  「蠢儿,好震儿,娘求你了,莫要戏弄了,快些放进来了事吧!」商氏心神
蕩漾羞的不敢看儿子,其实儿子并不知道她心中的火儿有多大。

  商宝震摇摇头道:「娘,不急,我看画儿上都是男的先将女子身上亲个遍,
然后女子要吮一会男子那话儿才行房的,万不可乱了秩序莫莫了事。」说着,便
将那红通通直楞楞硬邦邦的东西挺到了娘的脸前。

  商氏闻到话儿头上传来的腥骚之气,扭头红脸(此时商氏欲火已起,只求行
房,不会再发脾气中止了。)道:「男人屙尿之物,何等汙浊,蠢儿快些放到娘
底下去是正理,莫再这瞎缠了!」商宝震只是不依:「娘,书上说男女欢爱互相
有情有意,亲哪里都是香的。你我不光朝夕相处,且是母子同心,孩儿吃娘的口
水、舔娘尿尿处也快活的紧哪!娘你还是含上一含吧,书上说童子初次和女人交
配时,若先含上一含那话儿能保证将来头胎是男孩!」,最后一句纯粹是他自己
胡乱编的,但那商氏下身正火急火燎待话儿止痒,二来也没看没见过淫书淫画,
哪里分的出真假。

  心口叹了口气暗思:罢罢罢,这法儿是自己出的,这浑身痒得没处挠时还能
把他赶走不成?就当是为了商家香火任那蠢儿作贱一回吧!主意是打定了,但眼
见那红通通的话儿头中间正冒着粘乎乎的汁儿,鼻子闻见那骨子腥气,商氏还是
下不了口,偏过了头去,心中卟通卟通的乱跳乱想着:小时候那小拇指不到的话
儿竟长的如此雄伟,自己洞儿那麽小如何塞的进去?

  商宝震早已等的不耐烦:「娘,这有何难?你张开嘴巴含住它来回缩头便是,
画上书上都是这麽说的。」商氏气的咬牙切齿,自己只是嫌它汙浊,那蠢儿竟以
为自己是不懂,她赌气似的张嘴就含了个满嘴,东西一入口商氏暗思:还是大意
了,想不到蠢儿此物如此粗状,这般别说说话,嘴巴胀的就是呼气都不便。

  商宝震眼见自己的尿眼、沟儿都被娘吃进了嘴里,心中狂喜,没轻没重的就
往前一捅,这一下硬硬的尿眼处径直撞到了母亲的喉咙,商老太本能的一记扫膛
腿,商宝震便摔了个七荤八素。「蠢东西,便不顾娘的死活吗?」,商老太胃间
还是隐隐作呕,边骂边拉起了儿子,「咦,这话儿如何摔一跤便小了许多,倒是
有趣!」

    商宝震倒吸着凉气摸着后脑道:「孩儿头都快摔破了娘还说有趣?这话儿从
小跟着我,甚是听我的话。我要它小便小,要它大便大,娘若不信的话,你把它
放进嘴里进进出出着吮它几回自然又和方才一般大了!」

  这话说给任何一个结过婚的妇人听都知道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所谓听他的话
纯属信口胡吹,偏偏这商老太生性固执又不通男女之事,再说反正是要走这一遭
才能行房,现在小小的吃它起码不会被撑被胀被顶。商氏张开口来这次一下就包
到了儿子那话儿根部,接下来该如何又犯了难,商宝震摇了摇头,大着胆子按住
母亲的头,在自己胯下来回扯了起来,一会功夫商老太就又难受了,自己的头才
来回进来了一二十回就又变的粗粗长长硬硬。商宝震看着平素兇神恶煞般的母亲
含着自己的话儿,下身的舒服先不说,心中也仿佛出了口恶气般。

  商老太嘴里的唾沫顺着儿子的话儿不停的流了下来,羞的她说什麽也不再吃
了,自己躺在炕上掰开阴门道:「慢些放进来吧,你这话儿小时那麽细小,如今
怎生得如此吓人?」,商宝震挺着话儿对準母亲红红的小眼儿慢慢捅了进去,才
进到沟儿处,商氏皱眉用手推着儿子胳膊道:「慢、慢、慢!好粗的话儿,蠢儿
慢些,娘洞中发胀的很!」,商宝震一脸欢喜道:「有趣有趣,娘的阴肉夹的孩
儿舒服的很!」,便不顾母亲的推搡求慢,压在母亲身上就是直上直下的一捅胡
乱抽插。商氏天性阴冷,阴穴也生的狭窄短小,水也不甚多,被儿子这大话儿没
轻没重的乱捅如何受的住,嘴里便发出些与平日的冷语截然不同的疯话:「啊!
啊!蠢儿慢些,娘阴甚小受不住,啊!啊!唉哟!好毒的话儿,轻些祖宗……!」

    商宝震兴致甚浓,心中暗想:娘这阴穴倒像是天生为我生的,这大小倒将我
那话包的一分不多一寸不少!早知这行房如此快活,我还天天学劳什子武功啊!

  挺过了前面三四十下后,商氏渐渐得了趣味,毕竟不是处女而是生个孩子的
妇人,儿子那话儿比起亡夫长也长了几寸,粗了粗了几圈,硬也硬了三分,出了
水儿痒痒的阴穴里被这般粗壮物事磨的舒服的不知该如何说,只是觉得从脚底到
头顶都快活。

  商宝震一边啪啪啪的猛捣着母亲的紧致的阴穴,边又盖住母亲小巧的嘴巴,
商氏乖巧的将舌儿与嘴里的另一条舌儿缠了起来,两条舌儿分不出你我的斗了几
圈后,母亲的舌儿又被商宝震吮了起来。看着母亲翻着眼儿吐出舌头满脸红潮的
样子,初经人事的商宝震如何受的住呀呀的大叫了一声,狠狠往前一撞,这一撞
撞的商氏子宫隐隐作痛,偏偏同时阴中又舒爽至极,她也顾不得许多,双手将儿
子的后背紧紧的搂住,也就在此时,一道、两道、三道,烫烫的精儿轮番打在阴
穴深处,商氏双腿猛夹也是抖了几抖,平生第一次喷出了阴道:「蠢儿!你捣死
娘了!」


               
【完】
防屏蔽邮箱:adimode888@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欧美三级片|得得的爱免费视频观看|国产三级片|一级a做爰片免费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