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盯上的年轻漂亮OL母亲 1-3 - 被盯上的年轻漂亮OL母亲 1-3

 1、意


  海城是位于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一座现代化大都市,江北经济开发区是近几
年政府大力发展的开发区之一,不到十年的时间,这裏就由原本人迹罕至的偏远
郊区变成了海城最炙手可热的明星地区,一座座现代化写字楼、公寓、小区相继
拔地而起,大型商超、医院、学校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
当地房价的飙升。但是仍有不少「海漂」在这裏站稳了脚跟。王悦涵就是其中之
一。

  要说悦涵家境也算优渥,她老家在中国中部某省会,父亲是当地最好的大学
的教授,母亲是某大型国企分公司的中层管理,老两口本来是想悦涵毕业后,安
排到目前所在的国企,过个幸福的小日子。没想到悦涵硕士毕业后坚持要在海城
工作,老两口拗不过这个宝贝独生女儿,也就随了她,毕竟父母还是希望女儿能
自己过的幸福。

  毕业后悦涵进入了一所港资银行在海城的投资分部工作,经过十几年的打拼,
成爲了风控组的主管,虽不能和那些官二代富二代比,但也算是衣食无忧,她和
丈夫加起来年收入接近100万,除去房贷,也能足够他们在海城过得不错。加
上已经10岁的孩子龙龙也是听话懂事,活泼可爱,一家人的生活其乐融融。

  正值午饭过后,悦涵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得在看几张风险评估报表,忽然同
事小李敲了敲她的办公桌:「王姐,我去买咖啡,你要带吗?」

  悦涵的思绪从报表上回过神来,对小李微笑:「老样子,一杯venti热
美式,不要奶不要糖。」

  「王姐,你别老喝清咖啊,多没趣啊,星巴克最新上了曲奇焦糖玛奇朵,可
好喝了,你要不要尝尝?」

  悦涵笑道:「不了,我还是美式吧,老了,不比你们这些小姑娘代谢能力强,
糖分摄入得注意,不然一会就变成胖子了。」

  「啊呀王姐你真是搞笑,你看你这身材这皮肤哪裏老了,我要是再过10年
能有你这个身材和气质,那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好了,你这丫头别奉承我了,赶紧去吧,一会下午还有会。」

  小李离开后,悦涵继续看风险评估报表。

  其实小李真没有奉承悦涵,虽然已经34岁了,但是悦涵仍然保持着少女般
柔嫩白皙的皮肤,这要得益于悦涵良好的生活习惯,1米63的身高虽然称不上
高挑出衆,但良好的身材比例及长期保持的健身习惯,让悦涵看起来修长挺拔。
一头披肩长发烫成发梢微微内卷,染成淡淡的栗色,让她女人味尽显。如果说岁
月在悦涵身上留下了什麽的话,那就是有别于青涩少女的端庄与优雅。

  没过多长时间,小李把咖啡买来了。悦涵轻轻呷了一口,苦涩中带着醇香咖
啡从口腔直达胃部,给身体带来一股舒服的温热。

  忽然悦涵放在桌上的手机振动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悦涵赶紧拿
起手机,走到休閑区:「喂,你好,请问您是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不客气的中年女人声音:「你是孟祥龙的妈妈吧?」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孟祥龙的班主任!」

  「哦……是吴老师吧,你好,你好,请问您给我打电话是龙龙有什麽事情吗?」
悦涵想起之前家长会时见过的班主任吴老师。

  「你赶紧来学校一趟吧,你家孩子把同学打伤了,人家家长已经找来了,你
过来处理一下。主楼二楼201语文教研室!赶紧!」说罢不等悦涵回话,直接
把电话挂了。

  悦涵还想说什麽,听筒就只剩嘀嘀声。想起一会要开的会很重要,悦涵有点
爲难,但是老公在加拿大出差,也没办法,毕竟还是要以孩子爲重。悦涵走到副
主管Peter工位旁,和他沟通了关于下午评审会的事情,请Peter代爲
主持,自己就匆忙向学校赶去。

  海城江北二小的语文教研室位于主楼二楼,由于是上课时间,许多老师的工
位都空着,只有两个实习老师在批改作业。屋子右侧的会客区,一对中年男女坐
在沙发上。男的穿着髒兮兮的黑色棉服和不合身的西裤,头发乱得像鸟窝,一边
抽着烟一边一言不发,烟味儿扩散到教研室内,实习的年轻女教师不时露出被烟
熏时厌恶的神情。女人烫着方便面头,妆容夸张,身材又矮又肥,赘肉满身。她
穿着绿色大衣和黑色毛裤,毛裤塞在一双劣质的暗红色皮靴内,把一双粗短的腿
衬托的活像猪蹄。

  女人一边指着旁边同样肥硕的儿子,一边叨叨没完,声音尖锐刺耳令人听起
来很不舒服:「怎麽回事儿啊!还来不来!把我们孩子打成这样还不赶紧过来什
麽意思!我说你这班主任也是,孩子好好的托付给你,你看看给打的!你看看!
都出血了都!」

  女人像机关枪一样抱怨不止,旁边的男人表情烦躁:「行了!少说两句,吵
的头疼!」

  女人立即将机关枪瞄準了旁边的老公,两个眼珠子瞪得提溜圆:「你还有脸
说!就是你没本事!你要有钱,有关系,咱就把孩子送到海城中心小学,你看现
在,只能在江北这破学校和外地的臭野孩子一起,你看被打的!」

  男人被怼了一顿,干脆也不再说话。旁边班主任吴萍也是一脸尴尬。

  正在这时,悦涵走了进来。当天悦涵穿了一件黑白格子图案的冬季连衣裙,
裙长及膝,外面套一件长款驼色厚外套,下身是一条深灰色不透肉连裤袜,脚上
一双哑光黑色方扣中跟船鞋。这身打扮在公司只能算的普通的职场dress
code,但是当她出现在门口时,还是让所有人感觉眼前一亮。

  悦涵走到屋内,对着屋内的吴萍稍稍欠身:「您好,我是孟祥龙的妈妈我叫
王悦涵。孩子在学校给您添麻烦了,十分抱歉。」

  沙发上,中年女人惊豔过后露出一股女人独有的因嫉妒而産生的鄙夷申请,
未等吴萍说话,她噌得站起身:「你就是那野孩子的妈妈?」说罢一把抓过自己
的胖儿子,指着儿子鼻青脸肿的脸:「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你儿子把我儿子
打得,你怎麽教育孩子的!……」机关枪又开始发动。

  悦涵赶紧边鞠躬边緻歉:「对不起,不论怎麽说打人肯定是我孩子有所不对!
请问可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我吗?」

  胖女人一听眼睛瞪得更大了:「什麽前因后果?就是你儿子把我孩子打了,
赶紧该赔钱赔钱该开除开除,要不我去教委告你!」

  「这位妈妈您先别激动」,悦涵依然保持微笑:「这样,您先休息一下,我
去问下龙龙事情是怎麽回事,再给你一个答複。」

  悦涵与吴萍一起下楼去找已经回去上课的龙龙,两人刚走,胖女人就一副鄙
夷之情:「真是有什麽妈就有什麽孩子,你看这当妈的,一看就是骚货,大冬天
还穿这麽少露个腿,一看就是骚狐狸精,冻死这贱女人,老了早晚得关节炎。」

  男人继续抽着烟,心裏却如万只蚂蚁爬过般瘙痒难忍,刚才谁都没注意到,
从悦涵一进门,男人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悦涵。尤其是裙下的一双腿,让男人心痒
不已。这个男人叫顾大朋,是一个砖瓦匠,平时想干就上街招揽点刮墙之类的活
干,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和狐朋狗友喝酒吹牛打麻将。他对自己那臃肿的老婆早
就没一丁点兴緻,甯可对着网上那些精緻的女人自己撸,他在微博上关注了无数
的白领、女大学生、空姐,一到想要发洩性欲,就从她们的微博相册裏找她们那
些生活照,尤其是能看到丝袜的照片,对着她们一泻千裏。顾大朋也去找过小姐,
但是他渐渐发现这些女人除了身材比他老婆好点外,完全不能和微博上那些精緻
的女人媲美。但是鑒于自己的生活圈子,他是绝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那些女人的。

  刚才,当悦涵和自己老婆理论时,他的目光距离悦涵的腿仅不到一米。他能
闻到悦涵身上淡淡香水的味道,甚至能清楚看到悦涵腿弯和脚踝处裤袜偶尔出现
的褶皱。而悦涵的端庄、优雅、彬彬有礼的气质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他盯着
悦涵,干咽着口水,努力克制自己,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在衆目睽睽之下将悦涵
扑倒,疯狂亲吻抚摸她穿着裤袜的玉腿的玉足。

  悦涵走后,他借口内急去到厕所,刚关上厕门,就迫不及待脱下裤子,放出
那个已经硬邦邦的胯下之物。他闭着眼,想象着将悦涵按在身下,撕烂悦涵的连
衣裙。他想象着悦涵穿着精緻灰色裤袜的腿和脚在空中挣扎乱踢,被他一把抓住,
疯狂闻舔。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满脑子都是悦涵,将她强奸、腿交、足
交、操她的丝袜和鞋,各种画面在他脑中交织,伴随着频率越来越快的撸动,很
快一股粘稠的白色液体喷薄而出,渗出他粗糙的指缝。

  回过神,他赶紧撕了一大片卫生纸,一边擦拭,一边深呼吸着恢複体力。

  顾大朋感到一丝空虚和无力,之前只能隔着屏幕YY这些精緻的女人,得不
到还没有那麽大的失落感。但是,现在悦涵真真切切站在这裏,离他那麽近,却
什麽也得不到,别说真能把悦涵按在身下强奸,哪怕能得到她的一条裤袜,一双
鞋,他都能知足。可是他明确知道,虽然悦涵就在她旁边,可是他只能干巴巴看
着,根本不能得到任何东西,他多想就地把悦涵按倒,扒了她的鞋和袜子,拿回
家死命的闻着手淫,但是却得不到。

  顾大朋带着巨大的失落感走出厕所,回到教研室,发现悦涵已经带着孟祥龙
回来了。



               2、髒话


  跟之前的和顔悦色明显不同的是,悦涵现在的脸色变得相当差。

  她拉着儿子的手,看了一眼那个被儿子打得鼻青脸肿的胖小子,然后才开口
对顾大朋和他的胖老婆说道:「两位家长,事情的经过我和吴老师已经了解清楚
了。我孩子动手打人确实不对,但是,也希望你们平时能注意一下对自己孩子的
管教……」

  悦涵话还没说完,胖女人又一次「噌」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怎麽说话的
你?你说谁家孩子欠管教?」她用又粗又短的手指指着悦涵身边的孟祥龙:「你
搞清楚了,是你们家野孩子手贱打的人!这小王八羔子才应该好好管教管教!」

  「这位妈妈,当着孩子的面,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性情向来温柔的
悦涵也不禁眉头紧蹙,看得出来她正在用最大的耐心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言行怎麽了?啊?我言行怎麽了?」胖女人的调门越来越高:「你儿子
打了人,你一不赔礼二不道歉,反倒跑来说我儿子欠管教?你什麽态度啊你?!」

  悦涵继续耐心的说道:「我已经向你们道过歉了,孩子的医药费我也可以负
责。但今天这件事情确实事出有因,如果不是你的孩子先……先讲的髒话,龙龙
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动手打他。」

  「哎呦哟,还想倒打一耙啊你们?我可告诉你,别跟我来这套!我们家小虎
什麽样我还不清楚?我怎麽就从来都没听他说过一句髒话?」胖女人一扭头,机
关枪的火力又转向了自己的老公:「哎,你别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那儿装哑巴!
你儿子让人打成这样,你倒是放个响屁出来啊!」

  顾大朋连忙把目光从悦涵那双包裹着丝袜的腿上挪开,咳嗽了两下,擡起头
说道:「那个,王……王女士,你说我家小虎说髒话,他到底说了啥了?」

  悦涵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脸色通红,默不作声。

  胖女人得意洋洋的嘲讽道:「看看,自己都没词儿了吧。哼,打了人不说,
还想诬陷我儿子,真是不要脸!」

  「谁诬陷他了?明明就是他先骂人的!」站在悦涵身边的孟祥龙忍不住大声
嚷了起来:「他骂我妈!他骂我妈是骚货!……」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连那两个一直在批改作业的实习教师也转过头来看
向这边。悦涵的脸色越发通红,伸手拽了拽儿子的胳膊。

  胖女人心裏头不住的幸灾乐祸,嘴上仍继续胡搅蛮缠:「你们少跟这儿血口
喷人!我们家小虎才多大,十岁的小孩子怎麽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也就只有你
们家这个欠管教的野孩子才能说得出口!」

  孟祥龙的脸蛋气得鼓鼓的,伸手指着顾小虎继续嚷道:「就是他说的!明明
就是他说的!班上好多同学都听见了!」

  班主任吴萍也忍不住插话道:「顾小虎的家长,刚才我们也从几个同学那裏
了解了一下情况,的确是顾小虎骂人在先,而且还骂得非常难听……」

  孟祥龙见吴老师也站在自己这边,更加觉得理直气壮,不顾妈妈的一再阻拦,
上前两步沖着顾小虎质问:「看见没有?就是你说的!你还敢不承认?」

  「哎哎哎,干什麽你?!」胖女人肉塔一般的身躯挡在了自己儿子跟前,对
孟祥龙骂道:「小王八羔子,还想打人是不是?!」

  「是我说的又怎麽了?」有兇悍的胖妈顶在前面,顾小虎也不甘示弱的沖着
孟祥龙回击:「我爸说了,大冬天还穿着裙子丝袜出来的女人都是欠操的骚货。」
他伸手一指悦涵:「你妈每次来送你上学都穿成这样,你敢说不是?!」

  教研室裏的所有人又一次愣住了。顾大朋正在点烟的双手猛一哆嗦,手中的
打火机掉在了地上,他赶紧一弯腰捡了起来。

  「龙龙!」眼看着儿子又攥紧了小拳头,悦涵低声叫了一声,把他拉回到自
己身边。

  班主任吴萍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年轻的女实习教师也一脸嫌恶的瞅着顾大
朋。另一个男实习教师则转过头来,眼光在悦涵身上来回打量着。

  「臭小子,别他妈胡说八道!」顾大朋欲盖弥彰的对儿子呵斥道。

  胖女人瞪了老公一眼,低头沈声问儿子:「你爸啥时候说的这话?」

  「昨天跟张伯伯、吴叔叔他们喝酒的时候说的……」顾小虎感觉到好像闯了
祸,但爲了证明自己没有错,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刚才你也说了……」

  悦涵拉着儿子的胳膊,站在那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面这一家人简直毫无
教养可言,当妈的蛮不讲理,当爸的更是龌龊下流。悦涵心裏面又是气愤又是难
堪,那张雪白娇豔的俏脸已然面红耳赤。修身款的连衣裙弹性良好的前襟之下,
两鼓曲线优美的隆起正随着她不断加重的呼吸而起伏不定。

  之前在教室裏了解情况的时候悦涵就被震惊到了,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一
个十来岁的孩子怎麽会讲得出那麽不堪入耳的话来辱骂同学的母亲。这下终于弄
明白了,今天这场闹剧竟然是由于一个如此不可理喻的起因……悦涵感觉到现在
几乎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自己这身裙装,特别是那个年轻的男实习教师,
更是明目张胆的盯着她裙下那双穿着深灰色裤袜的腿看。

  女生对于周围的目光总是非常敏感的,悦涵被盯得窘迫极了,脸上烧得火热,
浑身上下都很不自在,不由得微微挪动脚步,后退了小半步,仿佛是下意识的想
要以旁边的茶几挡住自己的小腿似的。

  眼瞅着面前这个容貌和气质都出衆绝伦的女人被当衆羞辱得臊红了脸,胖女
人那张肥脸上挂满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明知理亏却也毫不气短:「小孩子不懂事,
胡说八道两句又怎麽了?说两句又不会掉块皮少块肉,你们就能随便打人了?看
看,把我儿子脸都打出血了!」

  吴老师知道胖女人是个难缠的主儿,眼看下课时间快要到了,她不想被其他
班的老师回来看热闹,更怕让学校政教处知道了会影响自己班的考核,便站出来
打圆场:「今天这个事情,其实双方都有责任……」一看胖女人又要开口,她赶
紧补充道:「但是,孟祥龙的妈妈,毕竟是你家孩子打伤了人,你看……」

  「赔钱!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先拿一千块钱出来让我们上医院做检查,要不
然今天这事儿没完!」

  悦涵当然知道胖女人摆明了是在讹人,但她实在不愿再跟这家人纠缠下去。
她皱紧眉头盯着胖女人看了一眼,默默的从包包裏拿出钱夹,抽出一沓百元钞票
不重不轻的拍在了茶几上。

  胖女人立刻把钱抓了起来,捏在手中数了一遍又一遍。

  吴老师松了口气:「好了。孟祥龙,顾小虎,你们俩过来,互相道个歉,就
算握手言和了。」

  胖女人把钱揣进大衣裏面的口袋,机关枪总算暂时休了战,胖手在儿子后背
上一推:「去,你们老师叫你过去。看那野孩子以后还敢不敢再欺负你了!」

  悦涵心裏面对顾大朋这一家纵有再大的反感,班主任的面子还是必须得给的。
何况两家孩子在同一个班裏上学,悦涵也不想彻底闹翻脸。她轻轻拍了拍儿子的
肩膀:「过去跟同学道个歉,以后不可以再打架了。」

  孟祥龙还是很不服气,擡头对妈妈说道:「凭什麽让我给他道歉?明明是他
先骂人的,他还骂你是……」

  「快去!」悦涵打断了儿子的话,声音都变得严厉起来。

  孟祥龙从来也没有见过妈妈如此生气的样子,他呆了一呆,撇起嘴角不说话
了,低着头走到了吴老师身边。

  「对不起。」「对不起。」

  两个孩子面对面站着,表情和声音裏都充满了不情愿。

  「诶,这样才对嘛。」吴萍拍着两人的肩膀:「以后你们还是好同学、好朋
友,不许骂人,也不许打架,听见没有?」

  悦涵走到儿子身旁,对吴萍说道:「吴老师,真是很不好意思,今天给您也
添了不少麻烦。孩子下午还得回去上课,我公司那边也要开会,改天再抽个时间
专门给您赔不是。」

  悦涵素来有着温柔善良的秉性和知书达理的涵养,遇上今天这样的人和事,
她都尽力克制到了现在。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悦涵一刻也不想再在这裏待下去了。

  「你先别急着走啊!」胖女人又叫了起来:「我跟你说,这事儿还没算完呢!
你把电话号码留下,我们家小虎万一检查出个什麽三长两短,你还得负责到底!」

  悦涵从包包裏拿出一张卡片:「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联系方式。」她将
名片放在茶几上,又看了眼一直在埋头抽烟的顾大朋,冷冷的说道:「还有,我
在银行工作,上班穿这身着装是职业需要,是对同事和客户的尊重。请你们思想
健康一点,注意一下对孩子的影响!」说完,她领着儿子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
了教研室。

  「呸,假正经的狐狸精,教训谁呢?!」悦涵一走,胖女人更加口无遮拦:
「大冬天穿个裙子露个腿,哼,还职业需要,做鸡的职业吧!我们家小虎说的一
点没错,那贱女人可不就是个骚货!」

  「行了行了,人都走了你还没完没了!」顾大朋狠狠的按灭了烟头。他刚才
被儿子「出卖」,在衆人面前弄得灰头土脸,听见老婆又提起来这茬,终于忍不
住吼了一句。

  胖女人一转头,两个眼珠子瞪得滴溜圆:「你还有脸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问你,小虎怎麽会听见你说出那种不要脸的话的?你是不是跟老张、老吴他们
几个老混蛋去桑拿房叫鸡了?」

  「两位家长,你们先别在这儿吵架。」吴萍巴不得赶紧把这一家子瘟神送走:
「当务之急是赶紧带顾小虎去医院检查一下。」

  胖女人拉了拉身上的大衣,又给儿子戴上帽子和围巾,对老公丢下一句话:
「走!别跟这儿丢人现眼!」说完领着顾小虎出了门。

  顾大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顺手拿起桌子上悦涵留下的名片,跟了出去。

  悦涵和孟祥龙一前一后的走在教学楼的楼道裏,还有两分锺才下课,楼道裏
空蕩蕩的,只回响着两人的脚步声。

  孟祥龙忽然拽了拽妈妈的外套,小声说道:「妈妈,你别生我气了好不……」

  悦涵也停下了脚步,她转回身来,扶着儿子的双肩,弯下腰说道:「龙龙,
妈妈没有生你的气。」

  「妈妈,凭什麽?」孟祥龙委屈的撇着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明明就
是他们不对,凭什麽还让我们给他们道歉?凭什麽还让我们给他们赔钱?」

  悦涵看着儿子难过的样子,心中一阵不忍,俯身在儿子的脑门上轻轻的亲了
一口,柔声安慰道:「好孩子,妈妈知道,你这麽做都是爲了维护妈妈的名誉,
妈妈真的很感谢你。」她拉起儿子的手,轻轻抚慰着他的手背:「那个同学讲髒
话当然不对,以后要是再遇到这种事情,你就给老师说,或者回家以后给妈妈说。
但是不可以再动手打人了,跟同学打架也是不对的,记住了吗?」

  孟祥龙盯着妈妈那温柔可亲的面容,用力点了点头。

防屏蔽邮箱:qingcao6666@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中文乱码字幕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乱码 电影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mv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_青草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